无人知晓的不知所踪

关注前请看置顶么么

我萌的rps

终于安居在同一个城市

还见了家长

这是什么真实的同人大佬

这二位真的

友谊地久天长

2018-11-15

Brain is the new sexy.

2018-10-17

你们快去玩遇见逆水寒啊!!!
我要写叶问舟×女主555555555
我爱他55555555

2018-09-12

02

杜漆遇见约翰的时候正是冬青区在一天之中最美丽的时刻,傍晚。这个临海城区被夕阳凿开两面,铜金色的余晖倾斜而来,覆盖了碧蓝波涛与摇曳棕榈,直到被市中心的中高层建筑群截断才戛然而止。再往里就是杜漆独自生活的地方,也是金钱与霓虹灯光流淌的地方。

店已打烊,他正熄灭铸魂鼎里的银火,外面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。杜漆只好摘下又脏又厚的棉手套转身去柜台。那儿正站着一个西陆人,一身米白色长袍,穿在那具魁梧的身形上显得尤为古怪,他逆光而立,杜漆不得不走近才能看清他的面孔。细看之下,那人三十多岁的样子,一头灿烂的金色卷发,还有着西陆人典型的高挺鼻梁与深邃眉眼,但他脸颊苍白瘦削,下巴残留着青色的胡茬,有种诡异的忧郁感。

杜漆...

2018-09-07

01

杜漆一直以来不能理解舅舅对他的厌恶究竟从何而来,尽管杜峭曾当着他的面用他最嫌恶的语气说他是个小杂种,而正是他那个狗娘养的爹害死了他的姐姐,也就是杜漆的母亲。杜漆实在是伤心,但他不能表达出委屈,就连一个眼神也不能。因为这双湛蓝的眼睛无论何时都能提醒杜峭他的父亲是谁。好在他的头发遗传了家族的黑色,至少在他没有长到杜峭那么高的时候可以用头顶去面对他。

对于杜漆而言杜峭的厌恶是很令他失望的,然而毕竟是杜峭将他养大到16岁,他也无法去恨一个单身带娃的男人,甚至杜峭至今单身的原因除了他自己的古怪脾气以外,还包括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婴儿。幸好那种厌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不再刺骨地彰显了,杜峭让他接受教育,给他吃饱...

2018-09-07

他说:“你不会被这个世界所抛弃,”神色那样平静,像一头雄狮昂首凝视自己的边疆,金色的夕阳穿过他垂在脸颊旁的金发投射进琥珀色的眼睛里,那里流露出来的真诚几乎令我感动了。
“因为我就是世界。”他靠近我,将我笼罩在他的阴影里。权杖敲击在大理石上,发出一声沉闷的痛鸣。

2018-09-06

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一张纸,被他轻轻捏住了中心,提起来。尽管对方已经很小心,但他还是觉得某一点被揪紧,揉搓,悬空着,酸痛快要从喉口溢出。而其余的部分则无力地张开,偶尔被风吹起,袒露出他所有的皱褶与内层。

2018-08-21

•关于我•

考研狗

更新频率低
文风冷淡无味,每天都有新脑洞但都不会写下来
守序中立。不吵架是因为讨厌吵架本身。但是脾气很大,看见不顺眼的会膈应很久并最终忍不住悄悄写下来大骂。
欢迎评论

•领域•
剑三【策藏】【松越】【天策相关】
nct【团】【玹昀】【娜俊】【昀/俊相关各种】基本出坑
tf【BBB相关】


偶尔发乱七八糟的脑洞。

2018-08-04
1 / 9

© 无人知晓的不知所踪 | Powered by LOFTER